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母子间的禁忌游戏
母子间的禁忌游戏

母子间的禁忌游戏

来到香港之後的二天天气非常的晴朗,於是芙美利用这二天尽情的游戏及观光。玩的相当愉快,芙美和义律是由霍尔和玛莉送到启德机场,然後搭飞机回日本。 义律坐在芙美的隔壁安稳的睡着,并且轻轻的打着呼声做初的一晚,如有虐待狂似的打着芙美,如今似乎已经是发泄了郁恨,又恢复到什麽都没有发生过的温柔情人。 芙美也闭着眼睛,但是仍然不了解义律的心情,所以始终睡不着觉。真的要让这个人成为新思的父亲吗? 从新思当时打电话来的举动,绝不是开玩笑,如果芙美忍耐不住而发出声音,所有的事情将会变得不可收拾。 在机场送别时,霍尔在芙美的耳边轻声说到。 这....。 当霍尔凝视着不断以微笑掩饰自己的芙美的眼睛时,说到我说嘛! 你一定有比义彦更重要的情人。」 为了他,你可以做任何的牺牲对吧? 我可是非常的在意,充满迷惑的说辞,使得芙美想重新为自己辩解。 这时霍尔只是露出具有魅力的微笑,然後再芙美的脸颊轻轻的亲吻一下,便离开了! 是不是我曾经说出有关新思的事。 芙美慌忙的打消此想法,的确,新思对她来说比任何人都重要! 但是这终究是母亲思念儿子的心情,和与义律之间的爱是完全不同的。 不同的想法浮现在她的脑海里,使得芙美再到达目的地之前事一课也没有睡过。回到家中,芙美已经是相当的疲倦,时间也已经超过了晚上八点。在飞机上只吃了一点简单的东西,所以肚子觉得很饿。 我回来了! 故意放大声音告诉儿子,自己已经回到家的消息。 但是并没有看到像平常一样,迫不及待的想见到母亲的儿子的身影。 芙美没有办法只好亲自去二楼的房间,去敲儿子房间的门, 房间内虽然点着灯,可是没有人回答,芙美於是再敲一次门,并且说到新思,你在吗? 这回虽然暂时没有应声,但时当芙美再一次敲门时,发出了声响,并且打开了门。 新思的房内,全部是有关足球的布置在天花板上,吊着南美手的海报,以及签过名的相片 壁上挂着中学时代,在地区大会上赢得胜利的版画。地板上放着书包及运动鞋,床旁则放着运动会的制服。 充满着汗臭味及男孩味道的房间,使得芙美偶尔必须为他清理一下。 当芙美进入房间内,新思再次面对桌子,并且低着头。芙美一边心中感到不安,一边悄悄的来到她的背後。 我回来了。新思,对不起回来晚了。来,这是给你的土产。 芙美并不赞成给孩子买最好的东西,反正孩子也并不一定会喜欢。T恤及手表放在新思的面前。 新思只是随便的瞧一眼,然後放在桌子旁边。 怎麽啦?哪里不舒服呢?芙美很担心的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。 接下来的一瞬间,新思用力的将芙美的手甩开。新思咚的敲了一下桌子然後将脸转过面对墙壁。 别管我。 平常的话,芙美一定会亲切的询问新思。但是由於今天太疲倦,所以令芙美感到很生气。由於儿子不和蔼的态度,芙美也不高兴大叫起来。 干什麽!这种说会态度!只少也回答一句:你回来啦。母亲为了你....。 为了我?你和那家夥在香港干什麽? 看到回过头来的新思那种极为愤怒的眼神。芙美全身的血液彷佛一下子冻住。 新思为什麽会知道呢?芙美和义律去香港的事? 那....那家夥....那家夥就是要和母亲结婚的人。 当新思以极为猥亵的表情说出来时,新思又将脸转向一边。 对不起!瞒着你偷偷和加贺见去香港是我不对。但是你到底....。 我不想听你说话。 新思发出了可怕的怒吼声。并且敲了一下桌子。当新思瞪着哭泣的母亲时,将摆在桌上的录音带放进录音机里。 是啊。没问题。非常的顺畅。 从录音机里传出来芙美的声音。而且她马上就知道那是前天的电话录音,因此不由得心虚起来。 母亲!怎麽了?好奇怪的声音。 阿!唉讶!是吗?或许是稍微喝了一点酒的缘故。 啊啊这种事!不要! 虽然拼命的押住喘气声。但是在会话与会话之间可清楚的听到。哈哈哈的声音。 很明显的是发自女人鼻孔媚声。 芙美再也听不下去了。用两手掩住耳朵,蹲在地上。 新思以冷淡的表情对着芙美非常低沈的说到: 母亲不在家时,我非常的寂寞,因此想到最少将母亲的话,录音下来。 每天就可以听到你的声音,但是母亲的声调好奇怪,因此我反覆的听了好几次。你和那家夥做的太过分了。 新思将整个头垂下来,忍耐住即将哭出来的声音。 芙美这时候才真正的怨恨义律的恶作剧。完完全全的伤透了新思的心。即使是在玩耍,电话来时就应该中断游戏。 事实摆在眼前,芙美没有辩解的余地。如果新思知道母亲双手被绑住,接受猥亵的爱抚时,会更加刺激新思的心。 对不起,新思。 按奈不住自责的念头。小小的一句道歉话,反而令新思更加的生气。 於是新思蹲在芙美的面前,强而有力的抓住她的肩膀。一边大力的摇着,一边哭泣得叫到: 现在向我道歉,既然会向我道歉,当初就不要做这样的事。 芙美无话回答,只是感到羞愧而已。 新思一下子抱住了母亲的身体。 母亲!您还是不要和那家夥结婚。好不好?只有我们二人,我也永远不要结婚。我发誓只要母亲一个人。啊啊!要是能够这样不知该有多好。 但是即使这麽说。不久的将来,新思会有女朋友,同时离芙美而去。这时候,身为寡妇的自己能够忍耐那份寂寞吗? 芙美泪眼汪汪的低下头去,如水晶般透明的液体掉落在地毯上。 新思看着母亲的脸,觉得母亲彷佛将遗弃他。 我不会和那个人结婚的,新思你不要一昧地迷恋我,去找和你同年龄的女孩吧! 拜托你请了解母亲的心情,芙美以祈求的眼神看着新思。 我不管! 这时新思突然扑向芙美。 新思用力的将芙美子的身体压在地板上,充满血丝的眼睛,直盯着泪流满面的芙美的脸庞。 芙美由於太过羞愧,马上就将视线移开。 新思,拜托!住手。 不断的拒绝及要求。但是没有任何的效果,新思用力的拉扯内衣的的衣襟,所有的钮扣都弹了出来。纯白的蕾丝布料,就在嘶嘶的声音发出的同时,被撕裂了。在如同狂风暴雨的暴力之前,芙美简直束手无策。 新思将母亲最後身上仅有的胸罩,拉扯下来之後,用那充满慾望的眼睛直盯着母亲裸露的上半身。 眼前的乳房摇晃着,晰白光辉的美丽乳房令新思吞了一口口水。淡粉红色的乳头,正隐隐约约的暴露出来。 而儿子直盯着裸露的胸部看,恐惧害羞,令芙美不由得想将胸部遮蔽起来。但双手却被新思紧紧的抓住,纤细的双手被儿子交叉打结,然後放在头上。 新思!拜托你!住手!啊啊!拜托你! 芙美如同哭闹般的婴儿,直说着:不要,不要....。 芙美感觉到儿子的视线强烈的注视着她,愈是有这种感觉,乳房越是感到烧的火热。 突然新思将脸低了下去,猛抓住膨胀如麻薯般的乳房。 啊啊....。 芙美的尖叫声令新思高兴的脸上充满了光辉。 你看!母亲有感觉了?非常舒服吧? 你在胡说什麽!不是啦。这是....。 看到芙美慌张的摇头,新思是愈说愈激动。 既然我能让母亲有所感觉的话,我就要比那家夥更厉害! 激烈的摇头企图想要离开儿子的芙美。简直无法抵抗愤怒的儿子。 新思一面一手指完完全全的柔捏住乳头,一面以滑溜如蛇般的舌头,将乳房的周围缠绕起来。温暖新鲜的唇将耸立的乳头咬住。 啊啊....不行....啊啊....嗯....嗯.... 新思唇离开了母亲的乳头,可怜的乳头充满了口水。看到如同婴儿般吸吮自己乳头的儿子,芙美子的心中充满了爱怜。 新思好像非常了解母亲似的专心吸吮着乳房,芙美成熟的肉体在也按奈不住。 你看,妈妈!乳头挺出来了,有感觉了吧? 不是!啊啊....请你了解。 从乳房处散发出来的慵懒快感,令芙美一下陶醉,并且想将自己的身体委托给儿子。芙美觉得自己快受不了诱惑了,不断以哭泣的声音哀求儿子。 我们不是有过约定吗?新思,不要给母亲带来困扰。 不要! 突然新思的表情变的冷酷起来,很怨恨的瞪着悲伤泪流满面的母亲。 对方就是这样的爱抚你是吧?在香港一定每天做爱,因此才这麽容易就有了感觉是吧? 芙美子想到如同婴儿一般纯真吸吮乳房的儿子,没想到一瞬间因为对义律的忌妒,不断的以肮脏的字眼辱骂自己。尚未长大容易哀愁,伤感的少年的心,令自己的心完完全全的破碎了。 新思那粗重的喘气声,吹拂在芙美的脸上,揉弄乳房的手,从胸部来了下腹部,同时潜进了裙子里。 蕾丝的长裙被粗鲁的向上拉了起来,覆盖在丝袜下的丰满大腿被爱怜的抚摸着。 啊!儿子他是真的要强奸我。 芙美使出全身的力量扭动着,摆动起腰部。 这时新思的腹部面对着芙美的背部,形成骑马的姿势。 你要干什麽! 当芙美叫出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。新思将母亲的腹部压往胸前,芙美完全无法动弹,用拳头垂打着儿子。使劲地想要逃脱,结果只是白费力气。这时得新思将手伸到紧贴的屁股下面,将腰部的吊带丝袜整个的从美丽的屁股上给扯了下来。一想到自己的阴户暴露在儿子面前,芙美全身开始颤抖。 新思如鱼得水的抚摸芙美暴露在外的光滑大腿,如同嘲笑母亲的狼狈一样。反覆地抚摸芙美的阴户,一边显得非常的急躁。这就是中学毕业的少年的技巧吧? 血液在沸腾当中,乳房被专心得抚摸,使的整个乳头痛起来。 从成熟的阴户渗初黏着的淫水,使的阴户显得更可爱阴唇美丽的绽开了。好像迫不及待的需要男人的爱抚,丰满得肉体甜美的疼痛感,芙美的肉体再也忍不住的崩溃了。 ....啊啊.... 终於新思的手指压在敏感的花园处,甜美的快感直达肉体的深处,连接不断的抖动震荡着秘肉。 很舒服吧!快说出来,母亲! 沈默的新思以认真的口气问到。 芙美咬紧牙根,紧闭双唇,不断的用力摇头。 新思认为只要是女人,被强奸都会有感觉的,并且会兴奋不已。母亲所说的都是谎话,母亲的下体不是完全湿透了吗?而且是有所感觉,是吧? 如此露骨的言语,使的芙美满脸通红。 虽然是被我强迫的,但事实上母亲是非常想要的,对不对? 不!不对!新思请听我说。 芙美微弱的哀求声,却仍然遭受新思的断然拒绝。 不行!我一定要和母亲做爱。黑色阴毛掩盖的阴户,当想起自己新鲜的红肉咬住新思那的阴茎时,就会令她非常愉悦。此时新思在芙美耳边说了非常淫猥的话。 做爱啊!母亲,让我们一起做爱吧....。 不要!啊啊....求你不要说出如此淫猥的话....。 芙美的肉体完全违背主人的意思,不断的抖动起来,并且到达全身。 当新思的手指弄痛秘洞时,灼热的肉在深处蠢动,使的芙美的官能动摇起来。 母亲的阴部非常漂亮,灼热,狭窄,简直是活生生的....。我就是从这里出生出来的对吧? 讨厌!啊....。 芙美已经是按奈不住了。新思将母亲的大腿张的开开的,将脸埋了进去。 啊.... 接下来的一瞬间,新思摆动了舌头,一下子将媚肉咬住。芙美的身体如同虾子一样向後仰,同时发出尖锐的呻吟声。 晰白柔软得屁股,呈现出妖媚的姿态,紧绷的大腿夹住了新思的脸部。莲花唇的肉壁都拥懒得暴露出来,涌出的甜美果汁被儿子的嘴巴接住。 芙美早已经是说不出话来,连骨头都要融化。目眩般的愉悦时的她牙齿发出了鉲兹鉲兹的声响,而且扭动着身体。被儿子强奸,偶而闪过脑际那模糊的罪恶感在肉体的愉悦之前是显的那麽的无力,现在芙美的肉体已完全被麻痹般的愉悦快感所支配。 儿子的舌每次一接触时,母亲的肉体就如同着魔似的灼热,从身体的深处并出快美的浪潮。淫水不断的从阴户涌现出来,新思缩小嘴巴,很可口的喝着从母亲阴户里所涌出来的淫水。 儿子细心的爱怜动作,将芙美带近了淫乱的感官世界。 啊啊....不要,不要!!完全舔遍了母亲小穴的新思,将自己的身体移开,芙美只是粗重的喘气着,高耸的乳房不断上下起伏。 妈妈! 新思热情的叫着,然将妈妈紧紧的抱住,然後用一只手将自己的衣服脱光。 新思,不行啦!你绝不能跟妈妈做爱!芙美玉洁无暇的大腿逐渐转成淡红色,新思很粗暴的将母亲的大腿抱到肩上,然後用龟头摩擦着母亲的阴户。芙美不停的呻吟着。 来吧!妈妈,现在就让我的阳具插入妈妈您的阴户里吧! 不行啊!新思,请放过妈妈吧....。 终於新思向前挺进腰部,可怕的阳具在母亲湿透的阴户里。被如同章鱼般的吸盘给吸了进去,阴唇则被儿子巨大的肉棒给左右的撑开了,芙美全身强烈的晶峦起来。 啊啊....快....快.... 那强壮的阴茎,完全的充斥在芙美的阴户里。使的芙美疯狂,配合着儿子抽插的动作,芙美不自主的将屁股擡高。两脚紧紧的夹着儿子的腰部,将母亲的身分给忘了,而成为一匹淫乱的母兽。 在所有的事情结束以後,芙美整着身心处於放心的状态,同时躺在地板上。突然令她觉得很厌恶自己,虽然刚才是如此的令人陶醉,但是苏醒来的虚脱感更令她觉得痛苦。 早已没法子面对新思及义律的脸,甚至於更不敢面对自己,羞愧及无情,使的她想要现在就逃的远远的。 母亲! 并不了解芙美此刻心情的新思,很甜美的将脸埋在母亲的胸前,一边张开鼻孔吸着从柔软的乳房所散发出来的芳香,一边张开鼻孔吸着从柔软的乳房散发出来的芳香,一边则很亲密的将脸埋在股间摩擦。 大概是夺取了母亲的肉体,他觉得母亲已经完全属於他,而觉得非常安心吧! 但是芙美决定从现在开始再也不让新思得逞,即使是避开别人的眼睛,母子两人继续维持这种禁忌的关系。这种违背世间的行为,总有一天会因为二人按奈不住而破裂,二人都会走上毁灭的道路。 如今已经无法回到从前的母子关系了,想到此眼泪自然的夺眶而出。 怎麽了! 新司呆呆的玩弄芙美的乳房,看到新司那完全不了解母亲的心情,只是担心的摸着头顶的动作,芙美冲动的甩开他的手。 给我出去!! 新司如遭雷劈的身体呈现僵硬,呆在那儿。 母亲! 我讨厌你,现在请你出去! 事情终於发生了,芙美实在是忍耐不住,悲伤不断的涌上来。於是将头趴下,肩膀颤抖的哭泣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