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我的麻辣嫂嫂-慧君
我的麻辣嫂嫂-慧君

慧君27岁(嫂嫂)

阿坤25岁(我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四月14日天气晴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黄昏时分,夕阳西下,我静静地坐在家中庭院的老树下,左手稳稳地握住画板

,右手捏了一根铅笔,正在纸面上熟而轻巧地游动。

笔触柔和细腻,那跃然纸上的,并不是庭院中的枯树美景,而是一位风姿卓越

的美艳少妇。

少妇就站在三、四米外的花草旁,大约二十七、八岁年纪,她身材修长高挑,

穿着一件浅灰色的连衣裙,胸前露出一大片白皙细腻的肌肤。

最让我着迷的,是那张美得令人窒息的面庞,以及那挂在唇边的浅浅笑意。

她是那样的清新、洁净,如同画中仙子般的一尘不染,一下子周围的花草造景

都给她全比下去了。

少妇姣好地身材,手?拿着跳绳,轻轻地一下又一下地跳跃,她似乎没有注意

到我的存在。

她开心地朝向一旁坐轮椅的男人嘻笑,「老公,我这样穿好看吗?」

男人和她嘻笑着,时而低头沉思,时而目光向女子凝聚,斜阳映照在一旁的小

池上,流光溢彩,煞是好看。

我轻快地勾勒线条,不停地描绘少妇体态。

我今年二十五岁,既不是美院的学生,也不是青年画家,绘画只是我的一项业

余爱好,我的本职是科技公司的工程师,成天对着萤幕照顾机器。

而我眼前的美丽少妇,她是我的嫂嫂??????慧君,轮椅上的则是我的亲

生大哥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四月21日天气晴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一周後,同样在我家的庭院里。

「画好了吗?」,嫂嫂面带微笑地询问我。

「快好了???」,我眼神专注地作画,老实说只是想多看几眼前方的女人,

我刻意放慢画笔,细细地观看当我画作模特儿的嫂嫂。

嫂嫂:「阿坤,你怎麽不去交一个女朋友?这样你就可以画自己的女朋友了!

我淡淡地微笑,我说:「要找到像嫂嫂一样漂亮的女人当模特儿很难!」

听见这句话,嫂嫂心花怒放地说:「你这小子,可真会说话!」

我的哥哥今年33岁,他继承了我父亲的事业,成天在商场上忙进忙出,而在

哥哥的管理下,公司的规模愈来愈大,大哥的事业可说是如日中天,但在背後却也

得罪了不少的人。

两年前的一个晚上,大哥和嫂嫂结婚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哥哥遭人算计,被一

场安排好的车祸撞断了腿。

那天,撞断的不仅仅是大哥的腿,他也撞断了嫂嫂的幸福,哥哥因为强大的撞

击力,使得生育系统受损。

所以这两年来,虽然大哥、大嫂非常相爱,但他们始终没有爱的结晶。

场景回到我家的院子里。

我完全被慧君嫂嫂的美貌与气质倾倒,在我眼?,嫂嫂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难

言的韵味、优雅、从容,甚至还带着些许漫不经心的慵懒,这所有的一切,都构成

了一种浑然天成的美。

我全心全意地捕捉着这些美丽,并努力把它们一一呈现在画纸上。

「阿坤,画好了吗?」,嫂嫂再次像我询问。

「好了,好了,你看。」

嫂嫂走到了我的身边,她蹲在一旁看着我的作品,空气中一股淡淡的体香随风

而来。

我从侧面看着嫂嫂,可以很轻松地看到挤到一块的双峰和那深深的乳沟,如此

白嫩光滑的肌肤,让人好想上去舔一口。

连身式的超短裙,给人无限遐想的空间,一双性感白嫩的腿部一直通向大腿跟

部,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时尚女孩的打扮,我的嫂嫂可说是镇上最美的女人。

嫂嫂:「可把我画得真漂亮!」

我:「诺,送你!」

嫂嫂:「嘻嘻,这两年你已经送我超过三十幅的画了,该交女朋友了!」

我:「说得容易,就是找不到像嫂嫂那麽好的女人!」

嫂嫂没有多说什麽,只是一抹微笑拿着我送她的画作转身进屋里。

我看着嫂嫂离去的背影,脑海中依旧回味着她那微笑中所绽放的无限风情。

我从上衣口袋?掏出一包烟,抽出一根,点上火,狠狠地吸上一口。

「这女人假如是我老婆该有多好!」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四月23日天气阴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晚上七点三十分,哥哥还在外头和客户应酬,我和父母在客厅看着电视闲聊,

一会儿慧君嫂嫂悠悠地走下了楼,「爸,妈,我去趟健身房,一下回来!」

妈:「那麽晚了,叫阿坤送你去吧!」

在推让一番後,嫂嫂同意让我载她去,春天的晚风徐徐,这?是市区的繁华地

段,林荫道两旁都是各式高档会所,建筑风格大都豪华奔放,卓尔不凡。

无数霓虹灯编织着梦幻般的色彩,充满诱惑,也给人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如同走在我身边的嫂嫂一样,我和她的距离是那麽的近,心里却又是无比的远

走进健身俱乐部的门厅後,嫂嫂走进了更衣室,出来时已是换上一套淡蓝色的

运动装,她上身穿一件紧身T恤,除了那傲人的双峰和那深深的乳沟,中间腰的部

分露出白滑而又充满弹性的肌肤,上面再镶嵌上一颗性感的肚脐眼,一双匀称白皙

的美腿大半都露在外面。

看见嫂嫂的当下,我看的两眼发直,痴傻地伫在原地,嫂嫂那清纯性感的外表

,此时陡增了一层野性美。

「还愣在那干嘛?还不去换衣服!」,嫂嫂微笑着对我说。

「我???我没带衣服???我在旁边陪你就好!」,看见嫂嫂如此性感的打

扮,我的小弟弟不自觉地充血,我连忙转移注意力,好化解如此尴尬的场景。

「阿坤,来帮我推推背!」

嫂嫂这时坐在健身房的软垫上,那是一个坐姿体前弯的动作,我生涩颤抖的双

手,轻轻地贴上了嫂嫂的背。

「天哪,那触感多麽地舒服,软软热热地,虽然隔着衣物,但这可是我第一次

摸到嫂嫂的身体!」

「阿坤,用力一点!」

居然嫂嫂都那麽说了,我就更加享受此情此景,我大力地推着嫂嫂的背,手指

若有似无地轻轻在她背上抚摸游移。

「对,对,对???再往下压???一二???一二???嘿咻???!」

嫂嫂的体香不断地挑逗着我的神经,当下,我好想强奸她,可是道德理智不断

地告诉我。

「她是我的嫂嫂!」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四月24日天气雨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外头飘着小雨,我走向阳台收拾昨天洗的衣物,忽然一件女用内衣吸引了我的

目光???

黑色蕾丝边的内衣,那是我嫂嫂慧君的贴身衣物。

此时,一个邪恶的念头产生,我将它连同我自己的衣物一起收进了房间。

回到房间後,我拿起嫂嫂的内衣拼命的闻上头的香气,想像着自己贴在慧君嫂

嫂的胸前。

接着我再拿出和哥哥嫂嫂出游时,帮嫂嫂拍摄的照片,那一张张都是如此的美

艳动人,我坐在房间内的沙发,一边套弄着自己的生殖器,一边拿起嫂嫂的内衣把

玩。

脑海中满满都是嫂嫂的身影,「噢???好香阿???嫂嫂???噢???」

正当我沉醉在情色的世界里,幻想着和嫂嫂男欢女爱的激情时,房门传来一阵

敲门声。

「叩叩叩???叩叩叩!」

「阿坤,我可以进来吗?」惨了,是慧君嫂嫂的声音,我赶紧将裸露的老二藏

进裤裆里。

手忙脚乱地收拾桌上的照片,「嫂嫂,等我一下喔!」

我将嫂嫂的照片全数丢在桌子下,赶紧替嫂嫂开门,「有事吗?」

她说:「你刚刚有收衣服吧?」,嫂嫂很自然地走进我的房间。

我:「有???有阿???怎麽了吗?」

她说:「你可能不小心收到了我的衣服,我找一下喔!」

看来嫂嫂应该发现他的内衣不见了,可她也没想太多,她只当做我是不小心收

走的。

所以就在我刚收回来的衣服堆里翻找着,「帮我找找看,一件黑色的内衣??

?蕾丝边的???」

此刻我也假装不知情,和她一起在衣服堆里翻找,忽然嫂嫂叫了一声「有了?

??」

当时我相当地错愕,嫂嫂走向了沙发旁,我见状连忙连忙抢在她之前拿走内衣

「阿坤???你???你干嘛????」,嫂嫂有些疑惑地问我。

接着她瞄到了地上的一堆照片及一旁的卫生纸,她看似明白其中的道里了,她

没有多做责骂。

只是冷冷的告诉我:「你???嗯???没事???把它还给我???」

慧君嫂嫂的表情有些严肃,她伸手抢回了她的内衣,然後转头离开。

我害怕她会告诉哥,或者告诉爸妈,我本想拉住她的手,向她解释,当我触碰

到嫂嫂的手时,感觉到她的小手纤细,柔若无骨,而且一股淡淡的幽香从她身上传

出。

丝丝缕缕的香气钻入我的鼻孔中,闻着清爽宜人,全身舒泰,我的心神为之一

振。

我肯定,我管不了那麽多了,我受不了了,刚刚幻想着嫂嫂时,老二已经是一

柱擎天,加上现在慧君嫂嫂就站我面前。

於是,我一把将嫂嫂拉进怀里抱着她,我穿了很宽松的一条短裤,鸡八将短裤

撑起老高,就这样抵在嫂嫂的双臀之间,她怎麽会不知道那是什麽东西呢,她顿时

呆了下。

「啊???阿坤???你想干嘛???放开我???放开我???」

我:「嫂嫂???对不起???我一时冲动???才会拿你的内衣自慰,??

?别告诉哥???」

嫂嫂一边挣扎着,一边说道:「放开我???我不会说的???放开我???

此刻,我从後面将她抱得牢牢地:「嫂嫂,满足我好吗?我会让你爽的!」

听见我这麽一说,慧君嫂嫂更强烈的挣扎,她用尽全力想挣脱:「不可以,你

再这样,我喊人了!」

嫂嫂比我矮一点,我看着她美丽的脸庞情不自禁地向前吻了她的香唇,时间彷

佛凝固了,我还相当的清晰的记得,当时嫂嫂红着脸看着我,眼神带点怨恨。

「嫂嫂???你太美???我忍不住???」

我将舌头翘开她紧闭的唇,我满满口水的舌头就不断地在嫂嫂口中翻搅,慧君

嫂嫂微弱地哼叫着,自然我的口水都一点一点的流到她的嘴里了,我也品尝着她的

唾液。

多麽香甜的唾液啊,我托住了嫂嫂的脸,不停地亲吻她。

嫂嫂呆住了,她咬住了我的舌头,我的舌头也由开始的微硬变成坚硬,就像我

的下体一样???

我用力的伸了伸,但是没成功,慧君嫂嫂坚定的反抗我。

就这样,我的舌头在她嘴里被她咬了一分钟,我见她抵死不从,想用一手上去

捏她的乳头,她持续地抗拒着。

「放开我???我是你的嫂嫂???是你大哥的女人???」

过了一会,我突然感到下体一阵剧烈疼痛,我忍不住叫了出来,「啊???痛

死我了???」

嫂嫂一脚踢向我的下体,原本充血的下体给她这一击瞬间萎缩,我抱头﹝龟头

﹞蹲在地上,一手还拉着她不放。

「下流???贱男人???」,嫂嫂看我蹲在地上,非但没有同情,反而对我

一阵怒骂。

「啪???啪???」嫂嫂两巴掌朝我脸上打。

她挣脱了我,她离我一公尺恶狠狠的看着我,我则无奈地起身坐在床边,那两

巴掌似乎打醒了我,我向嫂嫂道歉,不过嫂嫂似乎不领情。

她走向门边又折返到了我的面前,「啪???」

一个耳光再度打在我脸上。

接着她吐了一口口水在我身上。

「呸???这是你的口水,还给你???恶心???」

当晚,我的慾火全消了,心里袭来阵阵担心、害怕,我该如何面对嫂嫂呢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四月25日天气晴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经过昨天晚上那麽胡闹以後,我老觉得和嫂嫂之间的气氛降到了冰点,不时还

担心嫂嫂有没有对人泄漏我昨晚的兽行。

晚餐时间,看着父母依旧热络地和我们聊天,我猜想嫂嫂应该没有人别人说才

对。

吃饭时,我的眼角余光不经意间碰触到嫂嫂,看得出来她心事重重,就算父亲

讲着笑话,母亲笑得乐不可支,而嫂嫂总维持着似笑非笑的神情。

我在一旁看着就愈觉得她是美艳动人的尤物,心中不禁想着:「嫂嫂远比眼前

的美食还令人食指大动,大流口水啊。」

饭後,我鼓起勇气敲了敲慧君嫂嫂的房门,我想再度和她道歉。

进门以後,我低头嘀咕着:「嫂嫂???昨天的事???对不起???我太冲

动了???」

嫂嫂坐在一旁脸色沉重地听我解释。

我:「我是真心喜欢嫂嫂的???可是???可是我只是你的小叔???没办

法对你明讲我的爱意,所以才犯下这种错误!」

嫂嫂依旧脸色铁青,她沉默不语,继续听着我说。

「对不起???嫂嫂???长久以来我不交女朋友???就是因为找不到像嫂

嫂那麽好的女人???」

「嫂嫂,你可知道,每天,我总惦记着你,不管做任何事???我想到的总是

你的身影???」

此时的嫂嫂眼里含着泪,她说:「我知道,我知道你很喜欢我,可是我们之间

不可能,我永远是你的大嫂。」

我:「嗯,我明白,嫂嫂,对不起,昨晚太冲动了???」

当时的我只希望嫂嫂隐瞒我想强暴她的意图,至於,还可不可以像从前那样和

她互动都不重要了,我只求她原谅我,可没想到,嫂嫂接下来说的话,不但原谅了

我,还让我有更进一步的机会。

她关心地询问我:「昨晚,打疼你了?」

我摇摇头对她说:「没关系???没关系???是我的不对???」

嫂嫂笑了笑对我招招手,她要我坐到她的身边,然後她低头含蓄地说着。

「老实说,昨晚我想了一夜,毕竟,大家都是年轻人,也都有需要,只是,你

想强暴我就是你的不对!」

我:「嗯???我明白???」

「我昨晚被吓到了,才有那麽激动的反应!」

嫂嫂转头看着我,她那迷人的双眼好似会勾魂般盯着我看,可是我却不敢直视

她,看见她我就会想起自己昨晚的兽行,十分对不起嫂嫂。

「没???没关系???都是我的错???]

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听着慧君嫂嫂的教导。

「昨晚,踢中你下体???没???没事吧???]

嫂嫂昨晚用尽吃奶的力量狠踹了我小老弟一下。

当下使我痛不欲生,可功能应该都还正常,我尴尬地回答:「没???没事?

??」

嫂嫂窃笑了一下,「嘻,那今晚还可以用吗?还想用吗?」

听见嫂嫂这麽说,我却一点动力都没有,我回答到:「嫂嫂,别开我玩笑了?

??我不敢了???」

可没想到嫂嫂相当认真地对我说:「今天,给你一次???」

我听见以後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「什???什麽?」

嫂嫂一抹微笑走到了床边背对着我,她拨弄了自己的头发,她说:「不要的话

,就快回你房间吧!」

天哪,我该不会在作梦吧,昨天强烈抗拒的嫂嫂,过了一个晚上竟主动勾引着

我,身为男人,碰到如此美女,人家都叫你上了,哪有不上的道理?

我快步走到了嫂嫂身後,一把抱住她,我亲吻着她,抚摸着她美丽的身体,脱

了她的衣服,也脱了我的短裤,坚挺的老二窜了出来。

看来昨晚那一击,果真没事,居然我的下体没事,那今晚就要好好对嫂嫂报仇

了,我要求嫂嫂给我口交,她照做了。

天啊!老实说,我今年25岁,还是处男呢,就是自己手淫过,还没这样爽过

我的龟头被嫂嫂整颗含进去了,她用舌头舔着,吸着,用牙齿轻磨着,口水滋

润着,还用手按摩着我的卵蛋。

时而轻摸,时而轻按,时而轻压,时而轻捏,我快要爆炸了。

我伸手抓住她的乳房,用大力的揉着,捏着,掐着,蹂躏着,发泄着,此情此

景正是我每次幻想的场景,想不到终於成真了。

面容姣好的嫂嫂,正在我的跨下套弄着我的老二,她柔软的舌尖来回刮移在我

的敏感线上。

「噢???噢???好爽噢???嫂嫂???噢???好爽快???」

嫂嫂:「今晚便宜你了???」

我叫她一口吞下我的鸡巴和蛋蛋,她嘴不大,但还是慢慢将我鸡巴和蛋蛋吞了

进去,我瞬间感到一种强烈的压迫感。

我快要爆炸了,我用尽全身力气双手抓住了她的头发控制她头的方向,鸡巴在

她的嘴里一阵猛插,大量的精液喷涌射出,射满了她的小口。

「啊???阿坤???你要射精怎麽不说?」

「对不起???嫂嫂???我忍不住???我第一次???」

嫂嫂:「第一次?第一次口交?」

我含蓄地点点头:「嗯???第一次口交??????我还是处男!」

当嫂嫂听见我这麽说以後,她噗兹一笑,她怀疑着说:「真???真的吗?」

此时的嫂嫂满嘴都是我的精液,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我还是个处男。

不过,在她得知我是处男以後,她似乎变得很兴奋,原本都是我一直想征服她

,如今却变成她对我产生满满地好奇。

她一手拿起卫生纸接着问:「所以说???我口中的是处男精液?」

我点点头默认,而看眼前的嫂嫂竟然伸出舌头轻轻的舔食嘴边的精液,她这淫

荡的举动是我从来没想过的。

「嫂嫂???你也常帮哥口交?」,我带点害怕的心里问到。

嫂嫂却爽朗地说:「你哥很久没碰我了???,自从受伤後???」

嫂嫂话还没说完我就听见门外妈妈喊着:「慧君,阿坤,吃水果喔!」

我赶紧穿上裤子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「怎麽办???怎麽办???会不会

被发现?」

嫂嫂气定神闲的拿卫生纸擦拭嘴边的精液,说到:「你来我房间又不会怎样,

出去就说我们在聊天就好!」

「对???对噢???」

然後我便赶紧走出慧君嫂嫂的房间,在离开前我不忘了问她:「嫂???嫂嫂

???下次可以操你吗?」

嫂嫂没说话,只是再给了我一个她招牌的微笑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四月29日天气晴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天气晴朗的下午,哥哥嫂嫂一如往常,在假日的午後从庭院中聊天、运动。

而我坐在一旁看着他们的互动,好生羡慕,我多麽希望和嫂嫂互动的人是我,

不是哥哥。

自从那次嫂嫂帮我口交後,我一直无法忘怀嫂嫂口中的滋味,可这几天老哥都

在家没出去应酬,所以我也找不到机会靠近嫂嫂。

晚上当大哥洗澡的时候,我闯入了嫂嫂的房间,大哥就隔着一扇浴室门在里头

我知道大哥行动不方便,所以洗澡都特别的久,所以才敢这麽做,嫂嫂原本开

心地趴在床上看电视,见我闯进房里相当地吃惊。

她瞪大了眼睛询问我:「阿坤???你想干嘛?」

我揉了揉下体,恬不知耻地对嫂嫂说:「慧君嫂嫂,我忍不住了???这几天

???」

我话还没说完,嫂嫂就一脸严肃地训斥我:「出去???马上给我离开???

我原以为嫂嫂在和我开玩笑,我便走上前去抱住她。

我:「嫂???」

我还来不及讲第二句话,嫂嫂接着一巴掌就挥了上来。

「啪???」

「放开我???」

她说:「马上出去???我不想见到你???」

想不到嫂嫂是来真的。

「好???好???好???我马上出去???嫂嫂???你别生气???」

那晚我充满怨恨的拿出嫂嫂的照片,脱下自己的内裤自慰,一股恼的慾火全化

作精液喷洒在嫂嫂的照片上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五月2日天气雨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慧君嫂嫂:「爸,妈,我去健身房!」

妈:「下雨天,还是别出门的好!」

慧君嫂嫂:「没关系,雨不大,我去去就回来!」

爸:「那叫阿坤送你去吧!」

想到前几天才给嫂嫂打了一巴掌,我有些不悦,但还是硬着头皮载嫂嫂出门。

在车上,我没有多说什麽话,专注着开车,反倒是嫂嫂打破了沉默。

她说:「在气我打你?]

我没有说话,依旧开着车。

她说:「走吧,去汽车旅馆!」

我看了她一眼,心想,该不会又在整我吧?

她见我有些疑惑,继续说到:「你不是想要吗?答应我,在家绝对不行,你哥

哥,对我很好,我没办法再家和你发生关系!」

那时,我明白了,我也可以体谅她的苦衷,於是我再度向她道歉,接着将车子

转进了一家汽车旅馆。

在旅馆中,我们激烈的相互拥抱,亲吻,我第一次脱光了嫂嫂的衣服。

那里的灯光特别的美,照得慧君嫂嫂皮肤雪白发亮,我用我那因极度兴奋而发

颤的双手从她的乳房摸到大腿,从大腿摸到臀部,她已经湿了,那是我第一次知道

女人会湿,我也早已经胀的不行了。

我学着A片里的传统姿势,尝试着想要进入,可我稍一用力她就喊痛,我再一

用力,她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「啊???阿坤???轻一点???」

嫂嫂一直紧咬着嘴唇,却压抑不住的发出痛苦的呻吟,五官早已因疼痛而扭曲

,脑门上滚着成片的冷汗珠。

「等等???等等???你别那麽粗鲁???我带着你???」

接着,我在她的引导下慢慢的进入,我第一次感觉到女人竟然是如此的温暖,

紧密,湿润。

我从没想像过这麽美好的感觉,慧君嫂嫂的眉头略略皱起,用可爱的两只小虎

牙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

「嗯???嗯???嗯???」

「噢???噢???嫂嫂???噢???」

那种刺激得发麻的感觉让我忘记了所有的道德、伦理,我只想狠操眼前的嫂嫂

我忙低下头,用嘴把她的嘴封住,舌头在她嘴里探索着,我俩舌头绞在一起。

我虽然笨拙,但也可以也很激情,因为她已经发出哼哼的声音。

我心想:「天啊!极品啊!」

我轻轻地在嫂嫂的脖子上轻吻,不时用舌尖舔着她的皮肤,每次舌尖触到她细

腻的皮肤,她都会轻声的叫一下。

我的身子不停地抽动,嫂嫂随着我的抽插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,渐渐地我加快

了速度,她的声音也大了起来。

我感觉到了那被紧密包围的快感,两、三分钟後我就泄了。

嫂嫂温柔的告诉我这是正常的,年轻的体现。

我分开她的一双美腿曲弓着,然後将精液一抖一抖地送进嫂嫂的穴里。

接着,拔出变得疲软的鸡巴,一股混杂着浓白精液的半透明液体从嫂嫂的体内

流出,滴在床单上。

她微笑着拿来毛巾,帮我擦拭浑身的汗水和射出的液体。

「臭小子???都不怕我怀孕?」,嫂嫂眼神充满诱惑地看着我。

「我就是要嫂嫂替我生孩子???」,我淫荡地说着。

我们躺在床上,聊起了彼此的过去,她说她和哥哥是工作认识的,我从前也听

哥讲过。

那时,慧君嫂嫂家的经济出现了困难,哥哥毫不犹豫的出钱帮助他们家,所以

她就嫁给了哥哥。

当哥哥出车祸後,曾经问她要不要改嫁,但她觉得她欠哥哥太多了,不应该在

他遇上困难时离开他,所以她留下来了。

而我这两年也迷恋着嫂嫂,她也知道,她笑着说:「我知道你很喜欢我,可我

没想到你还是处男呢!」

「处男我还是第一次遇到,算不算诱奸啊?」,慧君嫂嫂开着我玩笑。

我也笑了,「当然算啦,你要给我破身费啊。」

她说没有,我就和她嬉闹起来,闹闹玩玩了半小时,我又一次的勃起了」

这次她要我躺下,她两脚张开跪在床上,然後一脚跨过了我的身上,她扶正我

的老二对准她的洞口。

我感觉火山已经被压住了,便深吸了口,倒数3秒後,嫂嫂一下坐了下来。

「啊???好舒服啊???」,我叫了出来,手从两边搂住她的屁股和腰,用

力的插着。

每一下都到花芯,嫂嫂叫声很大,听了我很刺激,便疯狂的配合她抽插起来。

我用手去拍她的屁股,每拍一下,她便扭动一下身子,我一面用力地捣着花芯

一面使劲拍着她的雪白屁股,「啪、啪、啪???」的响,雪白的屁股上,留

下了很多红红的掌印。

我:「嫂嫂???你的洞洞这麽美,这麽嫩,哥哥没操你太可惜了???噢?

??噢???噢???」

我们肉体交合的啪啪声响,充满了整间房间,嫂嫂每次蹲坐、蹲坐被我抽插一

下之余,都好像为我报数而浪叫一下,我动腰摇股让阳具在嫂嫂的阴户里四处突刺

,充实的感觉也使我兴奋地大声呻吟:「噢???嫂嫂???噢???」

可能是感到非常刺激,嫂嫂也显得很兴奋,突然加快了叫床的速度,然後「啊

???啊???啊」的叫了几声,便低下头。

用手支住床不动了,她趴在我的身上,柔软的胸部就紧紧的贴着我,我知道她

是高潮了。

随着她的高潮,我也不客气地将第二发精液全数灌进她的子宫内。

我拔出鸡巴,把她放倒在床上,爬过去问:「爽快吗?」

嫂嫂闭着眼睛,点点头,却不说话,只是用一只手摆摆,示意我不要说话,我

只好躺在她床上休息。

过了几分钟,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,嘴里嘟囔着说:「好舒服啊,你好厉害啊

!」

我笑起来,说:「当然了,才初学者阶段就可以让嫂嫂爽了,以後会更强!」

她睁开眼睛,眯着看我,说:「你要怎麽变强?」

我一脸坏笑:「当然要嫂嫂常常陪我练习???」

「才???不???要???呢???」嫂嫂俏皮的说着。

我故意搔着她痒,两人如同情侣一般在床上打情骂俏,那晚,我休息了一会,

又再操了嫂嫂一次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六月N日天气N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们每个礼拜约会一次,汽车旅馆则成了我们的天堂。

年轻的我难抑冲动,难免有鲁莽的动作,有时会弄疼她,她总是很温柔的对待

我。

我迷恋上了嫂嫂的肉体,可更让我害怕的是,我该不会从此要跟哥哥共用老婆

了?

我开始感觉几天没操她就想她,看着她,我的内心慢慢滋生出异样的情愫,我

知道,我完全爱上她了。

我们怕家人知道这一切,这是一段不能放在阳光下的不伦之恋,会招来别人的

耻笑,使我们的家庭分裂。

但我在一次又一次的交欢後,已经不能自拔,好几次,我想在家里操她,一样

都被她给拒绝了,我明白都是因为哥。

曾经,她说:「我让她感觉到自己还是真实的女人!」

其实,她常常上健身房,是因为,她包养了一个健身教练,自从大哥受伤後,

他们几乎没有了性生活,偶尔大哥会拿假阳具塞她。

可是那毕竟不是真正的性交,所以她出轨了。

直到和我发生关系後,她才不再和那个健身教练连络,因为她不想再花钱来满

足自己的需求,更何况,她这年轻漂亮的身体,爽的根本就是健身教练。

如今,我的日记不知道写到了第几篇,有人想和我分享慧君嫂嫂的吗?

〔完〕